金正大如何财务造假,金正大注资
发布时间:2023-06-30 04:05:29

金正为什么倒闭了

由于管理人与部分债权人之间的协商并未取得一致意见,深陷困境的金正大正在走向破产边缘。

11月10日晚,*ST金正(002470.SZ)发布公告称,关于*ST金正控股股东临沂金正大的重整申请,目前临沭县人民法院批准的协商期限已届满,临沂金正大管理人与部分债权人之间的协商并未取得一致意见,因此,临沂金正大重整存在重大不确定性,有被宣告破产并转入破产清算程序的风险。

今年5月,证监会对金正大下发《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查金正大4年虚增收入230亿元,虚增利润总额19.9亿元,造假金额之大令人咋舌。

另外,金正大还存在未按规定披露关联方及关联交易,部分资产、负债科目存在虚假记载等。

消息公布之后,舆论哗然,金正大也陷入舆论与债务危机之中。

金正大如何财务造假,金正大注资

今年1月29日,*ST金正披露了临沂民营经济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临沂城投和临沭城投等各方将通过组建纾困基金、战略投资公司等方式,为金正大提供融资需求,保障其资金流动性。

其中,临沭国资临沭城投将认缴27.65亿元,占比92.17%。

然而,从控股股东重整方案未达成一致这一情况来看,即便是国资出手也难以拯救金正大,而控股股东一旦破产,上市公司发展可能再次陷入僵局。

一、四年虚增收入230.7亿元 数十亿元关联占款体外循环公开资料显示,金正大生态工程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正大、*ST金正)成立于1998年,是全球最大缓控释肥生产基地,复合肥产销量曾连续多年位居国内首位,创始人万连步一度被称为“中国肥料大王”、“中国复合肥大王”。

然而,今年5月一纸罚单的落地,让金正大及“肥料大王”万连步的光辉形象轰然倒地。

5月20日晚,金正大公告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

文件显示,2015年-2018年,金正大四年累计虚增收入230.7亿元,虚增成本210.8亿元,虚增利润总额19.9亿元。

另外,金正大还存在未按规定披露关联方及关联交易,部分资产、负债科目存在虚假记载等。

其中,2018年度、2019年度,金正大通过预付账款方式,分别向诺贝丰支付非经营性资金55.45亿元(年末余额19.83亿元)、25.29亿元(年末余额27.58亿元)。

上述资金大部分被金正大划入体外资金池、资金池内资金主要用于虚构贸易资金循环、偿还贷款本息、体系外资产运营等。

资料显示,诺贝丰的实际控制人为万雅君,也就是金正大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经理万连步的妹妹。

另外,金正大与富朗(中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诺泰尔(中国)化学有限公司之间也存在关联关系及关联交易。

仅仅2018年-2019年之间,金正大与两家公司的未披露金额合计达数亿元之多。

除了虚增收入、隐瞒关联交易之外,金正大还在2018年年报中虚减应付票据、其他应收款9.28亿元;
2019年半年报中,公司虚减应付票据、其他应收款10.28亿元,造假规模之大、手段之恶劣,震惊市场。


二、8名高管受罚董事长终身禁入 控股股东破产重组处罚结果显示,证监会决定对对金正大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150万元罚款;
对公司创始人、董事长万连步给予警告,并处以240万元罚款,终身市场禁入;
对时任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李计国,时任财务部经理、财务中心总监唐勇给予警告并分处60万元、55万元罚款;
对时任董事、董秘、副总经理崔彬等5人给予警告并分处50万元罚款。

丑闻曝光之后,金正大陷入股债双杀,公司财务数据也大幅变脸。

2019年,公司巨亏6.83亿元,年报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2020年,金正大再次巨亏33.66亿元。

此外,公司短期借款金额高达48.91亿元,净资产仅有32.86亿元,陷入资不抵债困境。

无奈之下,控股股东深陷困局的临沂金正大主动向临沭县人民法院进行了破产重整的申请。

2020年12月11日,上市公司*ST金正公告收到控股股东临沂金正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的《告知函》及转发的临沭县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决定书》等资料,临沭县人民法院受理了临沂金正大重整申请。

但今年在9月2日,部分债权人在临沂金正大第三次债权人会议上对《临沂金正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重整计划(草案)》拒绝发表意见;
同时,更有多家债权人希望对重整计划草案中部分内容进一步协商优化。

最终,临沭县人民法院同意临沂金正大管理人同未通过重整计划草案的表决组进行协商,协商期为30天,自2021年10月11日至2021年11月9日。

然而,从最新结果上看,临沂金正大与部分债权人仍无法达成一致,控股股东重整计划被迫陷入僵局。

三、数十亿元资金去向成疑 亏损资产评估10亿遭质疑除了财务造假文外,外界对金正大最大的质疑在于去关联交易中数十亿元的预付款真正去向,这应该也是部分债权人与控股股东无法达成一致的重要原因。

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金正大与对关联方诺贝丰预付款期末余额仍有28.45亿元,且无法判断上述预付款性质及可回收性;
同时,大额商业承兑汇票尚未兑付,款项的最终流向与实际用途和可回收性存疑;
另外,公司存货余额中发出商品31.97亿元无法盘点等问题。

天眼查显示,诺贝丰(中国)农业有限公司的第二股东就是金正大,持股比例为10.71%,而诺贝丰的法定代表人陈德清还是金正大的质量总监,实际控制人万雅君则是金正大实际控制人万连步的妹妹。

年报公布之后,大信会计师事务所随即表示:“我们不对后附的贵公司的财务报表发表审计意见”。

另外,鉴于公司业绩大幅下滑,内部控制制度存在重大缺陷,董事陈国福、王蓉、李杰利、秦涛及高级管理人员白瑛无法保证本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

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董事高管无法保证报告内容真实。

显然,此时的金正大已经“破罐破摔”。

大量股民质疑金正大管理层通过占用资金掏空上市公司资产,最后导致上市公司资不抵债。

值得一提的是,当今年1月纾困基金成立后,金正大曾公布了一份有关公司与关联方诺贝丰之间25亿元预付款的解决方案,但又引起了更大的质疑与不满。

公告显示,诺贝丰计划将土地、生产设备、厂房,甚至车辆等资产转让给金正大,其转让资产账面价值7.7亿元,评估值10.8亿,评估增值3.1亿元,增值率40.29%。

也就是说,诺贝丰想以此抵偿10.8亿元预付款。

不过,诺贝丰自身经营情况却不不乐观。

公告数据显示,2020年1-11月,诺贝丰实现主营业务收入3.59亿元,净利润为亏损9846.63 万元。

也就是说,诺贝丰在前11个月亏损近亿元的情况下,将其自身部分资产评估至10.8亿元。

另外,诺贝丰房屋建筑物类资产评估原值297,444,177.00 元,评估净值增值 54,728,594.05 元,增值率24.82 %,但纳入评估范围的房屋建筑物并没有办理不动产权证,而本次评估也未考虑该事项对估值的影响。

显然,亏损资产评估过10亿元,金正大及其关联公司动机明显存疑,并引起不少投资者及监管层的注意。凯时kb88手机客户端

对此,深交所在随后的问询函中要求金正大”说明上述大额预付款是否构成事实上的关联方资金占用,本次以诺贝丰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抵偿预付款项的交易是否为以次充好、变相掏空上市公司。

”人在做,天在看。

自作孽,不可活。

金正大是否会走向破产?京融财经网后期将持续关注。